这么土的名字叫我踏火的吐槽之心似乎已经彻底

 
    “罗恩少爷,不到最后一刻,千万不要放弃!”
 
    老科特的话不断地在罗恩的脑海中萦绕,从高空中坠落的恐惧侵蚀着罗恩的五感,这是他最后的尝试,在死亡真正来临之前,他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哗——”
 
    罗恩直直地砸入水中,一阵冰冷瞬间包裹住他的全身,选择寻找最后一线生机的他似乎最终只能在这冰冷的湖底长眠……
 
 第61章 踏火的真正身份
 
    “啊!”
 
    罗恩猛地睁开眼,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巨石墙壁、黑电依然在自己的床尾憨憨大睡、窗外的阳光格外明媚……
 
    罗恩喘着粗气坐起身子,蓝色的眼睛中充满着难以言喻的恐惧。
 
    “这一切都只是在做梦么?”
 
    看着湿透的床单,感受着睡衣紧贴身体的潮湿感,罗恩猛地打了一个哆嗦。流了这么多的汗水,让他感觉到嘴唇发干,他知道这是身体缺水的信号。但是,那身体和精神深处传来的疲惫感却是让罗恩根本没有力气起身去倒水。
 
    “这个噩梦也太真实了吧!”
 
    努力地张了张嘴巴,罗恩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发出声音,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放弃,无力地倒在床上再次陷入了沉睡……
 
    窗外,老科特眯着眼睛站在马厩旁边,踏火则是一脸萎靡地倒在稻草上,后脖颈马鬃和马尾上的金红色已经慢慢消散变成了黑色,只剩下那四蹄上残留的赤金色证明着它与其他马匹的不同。
 
    “感谢你,踏火!”老科特笑得十分满足。
 
    “人类,我的名字是佩萨迪亚,不要叫我那个可笑的名字。”
 
    瘫倒在地的踏火竟然发出了人类的声音,而老科特却没有感觉到任何惊讶,仿佛早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呵呵,佩萨迪亚那是你以前的名字,但是,罗恩少爷不是为你起了新的名字了么?”
 
    老科特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可恶的人类,下次我绝对不会再帮你了。”
 
    踏火生气地打了个响鼻,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而老科特则是默默地为踏火关上马厩门,回到了城堡之中,他今天还需要指挥仆人好好清理一下城堡的各个死角……
 
    ……
 
    前一天夜晚,马厩旁。
 
    老科特端着一大盆料豆来到踏火的身旁,为其加餐,在踏火本能地进食之时,老科特沉声说道:
 
    “踏火,你是梦魇马的后代吧?为什么要来到罗恩少爷的身边,能不能告诉我,你有什么目的?”
 
    老科特的话似乎并没有对踏火造成任何影响,踏火依然在不停地吃着料豆,似乎根本不明白老科特的意思……
 
    面对这种情况,老科特一点都不着急,眯着眼睛安静地看着踏火进食。
 
    在这料豆被踏火吃完后,老科特才悠悠然开口,继续说道:
 
    “你这么自信地不对外貌做任何掩饰,是因为知道几乎没有人见识过梦魇马,所以你根本不担心会被人类给认出来。而且,你的身体里还没有魔核,更是增加了别人错认你的可能性……”
 
    “但是,很抱歉,我一直到昨天才想起来,梦魇马既然有能够在虚空行走的天赋,那么,它对于虚空的掌控一定是异于常人的。你的体内是有着一片虚空吧?罗恩少爷没有发现的魔核应该便是藏于其中吧?”
 
    老科特的语气慢慢从猜测变为肯定,但踏火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踏火,如果你不准备告诉我你真实目的的话,那我为了保证罗恩少爷的安全,只能消灭你了。”
 
    老科特的眼睛微睁,一股强大的火焰气息在他的体表浮现,似乎如果踏火依然没有给他回应,下一秒他就将发动进攻。
 
    “你以为你的火焰属性斗气就能够伤到我?你不是对于我很了解的么,还会犯这么错误,你难道不知道梦魇马是火焰的掌控者么?”
 
    踏火突然打了一个响鼻,一脸不屑地看着老科特,开口说话了。
 
    它的声音十分虚幻,好似穿越了无数层虚空传出来的回音。
 
    而得到踏火的回应,老科特终于是笑了:
 
    “多谢你的提示,我差点忘记以我的斗气属性对你根本没有办法。但是,她应该有办法吧?”
 
    一边说着,老科特轻轻吹了一声口哨,水元素妖精爱丽丝睡眼朦胧从树洞里爬了出来。这是老科特今天特地从罗恩手中要来的权限,并且和爱丽丝约定好只要自己一吹口哨,她就要听从自己的召唤来到自己的身边。
 
    对于爱丽丝的力量,他早已经通过罗恩了解过。面对踏火,水元素妖精爱丽丝才是他准备的真正杀手锏……
 
    “可恶的人类!”
 
    看着爱丽丝晃晃悠悠地飞到老科特的肩膀上,踏火的眼中充满惊恐,声音一下子变得极为愤怒。
 
    它在这些天里面已经见识过爱丽丝的力量,虽然这个小东西看起来十分无害,但是她掌控的水元素魔力却是无比庞大,它无法战胜爱丽丝,如果爱丽丝真的想要消灭它,它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余地。
 
    面对着仿佛天敌一般的爱丽丝,踏火心中觉得实在太不公平!
 
    “所以,踏火,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么?”
 
    老科特笑着逗弄着小爱丽丝的俏脸,对着踏火说道。他没准备让爱丽丝进行战斗,爱丽丝的真正作用是用来威慑,让踏火能够配合地主动说出来到罗恩身边的真正目的。
 
    “人类真的是心思复杂的生物,说吧,你想谈什么?”
 
    面对着爱丽丝带来的压力,踏火强忍着心中的不悦,沉声问道。
 
    “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罗恩的身旁,你身为梦魇马的后代,出现在福音岛也太奇怪了吧?”老科特提问道。
 
    “噗嗤,只是看到我你就觉得奇怪,那你也太大惊小怪了。等你真的见识全福音岛的生物,你还能够说出我奇怪那我也就真的佩服你。”
 
    老科特的问题似乎引起了踏火的强烈吐槽之心,不过,从踏火的吐槽中老科特也获得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他的确没有真正深入过福音岛的北半岛,也一直以为福音岛北半岛只是被中级魔兽统治着,但是踏火身为梦魇马的后代,竟然会表现出自己很平凡的模样,这也就意味着福音岛的北半岛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我会进入南半岛,完全是被罗恩身上的味道吸引了,我能够感受到罗恩灵魂深处拥有着能够纯化我血脉的力量,让我彻底进化成为一只梦魇马。”
 
    踏火说出了他的真正目的。
 
    “灵魂?”
 
    老科特在听到这个词后,脸色瞬间一变,梦魇马是噩梦的象征,拥有着侵蚀灵魂的力量,当这两者联系到一起,老科特实在无法不朝着坏的方向想。
 
    “淡定,淡定,人类!”
 
    看到老科特变化的脸色,踏火便是知道老科特心中在想些什么。
 
 第62章 佩萨迪亚的噩梦
 
    “不用担心,首先,我还不是梦魇马,我只是拥有着梦魇马的血脉,对于你们人类没有那么大的威胁。其次,我只是想跟着罗恩找到纯化我血脉的契机,我的感觉是很灵的,只要跟在罗恩的身边,总有一天能够找到这种感觉产生的根源……”
 
    经过踏火的解释和自我介绍,老科特和踏火之间的气氛慢慢缓和了下来。
 
    “所以,你今天晚上来找我是想要干嘛?像平时那样不是挺好的么?我觉得罗恩还挺喜欢骑我的。”
 
    梦魇马百无聊赖地看着老科特,它已经把能说的都说出来了,也感受到老科特心中没有了对自己的敌意。
 
    “嗯,踏火,身为梦魇马的后裔,你现在拥有能够让人进入噩梦的力量么?”老科特一脸严肃地问道。
 
    “喂,我刚刚介绍过了,我叫佩萨迪亚,能不能别用‘踏火’这么土的名字叫我。”踏火的吐槽之心似乎已经彻底觉醒,发泄着对于罗恩所起的这个名字的不满。
为梦魇马的后裔,拥有这种力量很奇怪么?但这种天赋我用起来很勉强,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踏火似乎察觉到一丝不好的预感,连忙夸大自己的使用代价。
 
    “不用紧张,究竟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只是需要你制造一个噩梦。”老科特的话让踏火紧绷着的神经一松。
 
    “两天之内我会浑身无力,食量大增,需要好好休养补充力量!”
 
    面对这种平淡无奇的代价,老科特“呵呵”一笑,这种“巨大代价”他还是能够负担得起的。
 
    “未来两天我会让你吃好喝好,给你足够的食物,所以,我需要你为罗恩少爷制造出一个噩梦……”
 
    踏火听到能够有足够的食物,心中十分激动,它在这些天一直控制着自己的食量,努力让自己表现得像一匹正常的马,所以它实际上根本没有吃饱。但是在听完老科特的话后,它开始不停地摇起了头,它根本没有想到老科特竟然让它为罗恩制造噩梦,这完全超出了它的预估。
 
    “不行不行不行!我怎么能对罗恩做这种事情,之后被他知道了,我怎么可能还有机会真正进化成梦魇马?”
 
    踏火摇头的幅度越来越大。
 
    老科特能够感受到踏火内心的抵抗心理,但是,这是他必须要让踏火做到的事情。只有在梦魇马的真实梦境中,罗恩才能够真正地感受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