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便能完成任务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

- 编辑:admin -

我便能完成任务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

 火星四溅中响起两下沉闷的金属撞击声。
 
    事情总是充满了意外。
 
    在泰玛特和特拉斯震惊的目光中,那两个转身硬接他们攻击的两个黑铠骑士竟然毫发无损。他们的巨剑狠狠地挥砍在他们的小臂上,却被他们右臂上的一枚暗金色圆盾挡了下来,这两个黑铠骑士反而借助着他们的力量,猛地加速,更快地向着罗恩的方向冲去。
 
    三个黑铠骑士已经彻底和泰玛特、特拉斯拉开了距离。
 
    “那是!”
 
    坐在马背上的罗恩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城堡遭受了这些不明骑士的袭击,情况十分危急,老科特现在根本没有时间为自己解释究竟是什么人袭击了领主城堡,但是,从那些黑铠骑士手臂上的暗金色圆盾中,罗恩已经得到了一些有关这些黑铠骑士的身份信息。
 
    在火星溅射的亮光下,罗恩看到了圆盾中央那条有着两颗头颅的蝰蛇,这诡异的图案彻底勾起了原本属于罗恩·奥古斯都的回忆——这是黄金双头蝰家族的纹章。
 
    袭击城堡的是黄金双头蝰公爵的手下!
 
    “黄金双头蝰公爵!为什么?”
 
    罗恩狠狠地咬紧牙关,他只想好好地发展自己的领地,为什么提议剥夺自己黄金牧羊者称号的黄金双头蝰公爵依然不远千里派人来杀自己?
 
    “罗恩少爷,小心!”
 
    一股灼热的斗气从他的身后喷薄而出,在老科特话音落下的瞬间,手中的赤红色火焰斗气已经化作一把火焰长枪,将右边冲向自己的黑铠骑士洞穿。在老科特洞穿第一个黑铠骑士的同时,火焰长枪瞬间幻化成巨剑,右手反手一挥,左边准备偷袭的两个黑铠骑士也是直接被老科特劈成两段。
 
    在白银级天空骑士实力面前,暗金色蝰蛇圆盾不足以保护这三个黑铠骑士的生命。
 
    “呼!”
 
    看到罗恩没事,特拉斯和泰玛特松了一口气,但是,下一秒,他们便感到后背一阵刺痛,身体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开始变得僵硬。艰难地低下头,他们看到两把猩红的匕首从自己的胸口冒出,匕首尖端的暗绿色彰显着这两把匕首的毒性。
 
    特拉斯和泰玛特只感觉被一条剧毒无比的蝰蛇咬了一口,生命力在像是奔腾的河水一样,从伤口处倾泻而出……
 
    “泰玛特,特拉斯!”
 
    看到这一幕,罗恩低吼了一声,内心感觉到一阵刺痛,痛苦到快要喘不过气来。
 
    特拉斯和泰玛特的眼睛慢慢失去神采,身体无力地向前摔倒在地上。随着他们身体的倒下,一个身穿墨绿色斗篷的高瘦青年出现在罗恩的眼前,那斗篷的阴影之下,一对明黄色的眼睛格外醒目,而那黄色中央的黑色竖瞳这让这对眼睛看起来格外残忍。
 
    随着斗篷青年慢慢走到火光之下,罗恩看到了那张苍白面容上横亘着的狭长嘴巴,似乎察觉到罗恩在看他。
 
    斗篷青年裂嘴一笑,嘴巴微动……
 
    虽然二者距离很远,但是罗恩能够清楚地看到斗篷青年所表达的意思——
 
    “跑吧,跑吧,再跑得快一点!”
 
    随后,罗恩便看到青年猛地一甩右手,一个黑色物体已经狠狠地砸向自己,他怎么都不敢相信,物体投掷的飞行速度竟然已经超过了全速奔跑的踏火。
 
    “撕拉——”
 
    斗篷青年扔来的不明物体被老科特斗气幻化的火焰盾牌挡住,落到了地上,而罗恩的身体却是彻底僵住,刚刚的一瞬间,他看清了这不明物体是什么。
 
    这是执政官约书亚的尸体……
 
    “可恶!”
 
    罗恩狠狠地砸了一下大腿,内心充满痛恨和无助。
 
    同样看清约书亚尸体的老科特脸色也是十分难看,他能够感受到罗恩内心的痛苦,但是他此时根本没有时间去安慰他。因为,他已经感受到身后传来那个斗篷青年若隐若现的杀机……
 
 第60章 “风执事”与死亡同行
 
    “叮——”
 
    一枚菱形如同冰棱一般的暗绿色飞镖被老科特使用斗气弹飞,这道声响也预示着那个神秘的斗篷蛇瞳青年已经追了上来。
 
    “叮——”
 
    “叮——”
 
    伴随着飞镖不断被弹飞的声音,罗恩能够清晰地听到蛇瞳青年的诡异笑声。
 
    他随时都能追上他们,但是,他却并没有这么做。现在的蛇瞳青年是猎人,而他和老科特已经沦为了猎物。
 
    就如同病态的王国贵族,在打猎时,喜欢看着猎物四处逃窜的模样一般。蛇瞳青年也在病态地追赶着他,以一种不紧不慢地速度压迫着他们的神经。
 
    冰棱飞镖不断从各个方向射来,但都被老科特及时用斗气阻挡。虽然目前他们还没有受伤,但是罗恩却是能够感受到老科特的喘气频率越来越高,老管家的体力正在巨幅下降。
 
    最终老管家做出了抉择。
 
    “罗恩少爷!老科特可能无法再保护您了,追杀我们的那个人是黄金双头蝰公爵手下的‘风执事’,是一个拥有黄金斗气的‘追风者’,一个无情的狩猎者、刺客、斥候,老科特只希望黄金牧羊者的荣光能够保佑您活下来。”
 
    黄金斗气这四个字带给罗恩一种空前的绝望感,黄金斗气这个名词是对骑士之外斗气系职业者的力量称呼。史诗大陆上存在着拥有黄金斗气的各种职业,狂战士、刺客、弓箭手、狩猎家等等等等,而他们的实力简单概括起来,便是等同于骑士等级体系中的黄金徽章辉耀骑士……
 
    而且狩猎者、刺客、斥候这三个职业名称,更是表明着这个“风执事”的战斗经验之全面。
 
    全速奔跑的踏火已经逃到了回声山丘附近,慌乱之中,踏火自行选择了向着回声山丘跑去。
 
    罗恩怎么样也没有想到,身后那个神秘的蛇瞳青年竟然是一个黄金辉耀骑士级别的强者。
 
    他与黄金双头蝰公爵究竟有什么愁怨,黄金双头蝰公爵竟然如此重视他,以至于要派出这样一个拥有黄金斗气的三职业强者来追杀他。
 
    这也就意味着,罗恩所倚仗的最大底牌白银天空骑士老科特已经无法再保护他。
 
    “罗恩少爷,不到最后一刻,千万不要放弃!福音岛是您的领地,您才是这里的主人。”
 
    说完这句话后,老科特重重地抱了一下罗恩,仿佛在完成生命中最后一个心愿,随后将已经被汗水浸湿的缰绳塞到罗恩手中。
 
    “以后,就只能靠罗恩少爷您一人了。”
 
    老管家话音落下的瞬间,罗恩感觉到背后一空,当他扭过头,摇晃的视线中,老科特已经跳下马背,转身背对着他,挡住了神秘的蛇瞳青年。
 
    失去老科特重量的踏火速度再次提升,它的目标是回声山丘的顶峰……
 
    “老科特!”
 
    罗恩绝望地看着老科特孤独的背影,看着老管家背对着自己坚定地挥手,整个人化身成为一道火焰墙壁,为自己争取最后一丝生机。
 
    “可恶!”
 
    罗恩死死地抓住踏火的赤金色马鬃,内心充满对于自己的指责。自己实在是太弱了,弱到需要牺牲一个个生命来保护自己……
 
    黑电、泰玛特、特拉斯、约书亚、老科特,看着一直陪同自己的生命一个个消失,罗恩第一次如此渴望变得强大。
 
    什么悠闲的领主,什么自给自足的领地,在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前,这一切随时都可能消失。
 
    但是,他现在心中徒有后悔,却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
 
    “哗哗、哗哗。”
 
    踏火带着他穿过了一片又一片树林,让他看到了回声山丘上一片又一片从未见过的风景。而一切到此为止了,前方已经没有路了,他已经走到了尽头,前方是一条瀑布,瀑布之下便是万丈深渊……
 
    “嘿嘿——”
 
    诡异的笑声再次出现在罗恩的耳中。
 
    无路可逃的罗恩默默下马,从“愚者之砂”戒指中取出指骨龙枪,将龙骸眼镜调整到巨龙的视角!
 
    他不准备坐以待毙,虽然他只是一个青铜大骑士,在一个拥有黄金斗气的“风执事”面前,根本没有丝毫机会,但是,罗恩只想要用尽自己全部力量搏一把……
 
    “叮——”
 
    在巨龙视角下,罗恩成功地发现了“风执事”的冰棱飞镖,并且用指骨龙枪挡下。
 
    但是,这一次防御也让他意识到了两者之间的真正差距,这一枚冰棱飞镖的力量,已经震的罗恩的右手虎口开裂,鲜血不断地顺着指骨龙枪滴落。
 
    “嘿嘿,罗恩·奥古斯都男爵,这样的攻击你能够挡下几次呢?”
 
    风执事的笑声很冷,伴随着他的笑声,两枚冰棱飞镖从阴影中射出。
 
    全神贯注的罗恩在用指骨龙枪弹飞一枚飞镖的同时,狼狈地扑在地上,十分惊险地躲过第二枚。勉强躲过攻击的他根本都不知道“风执事”究竟藏身在何处……
 
    除了身后的悬崖瀑布,其他三个方向都有风执事的声音在回荡。
 
    “风执事,你身为一个拥有黄金斗气的‘追风者’,在我一个小小的青铜大骑士面前都要躲躲藏藏的么?拿出你之前刺杀泰玛特和特拉斯的气魄啊。”
 
    罗恩朝着其他三个方向低吼着,他必须将风执事引出来,不然的话,他可能会被这一枚枚冰棱飞镖直接给凌迟致死。
 
    “啧啧啧,一个小小的青铜骑士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挡住我的攻击?只要你最终死亡,我便能完成任务,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就应该知道‘追风者’不是骑士,从不会从正面堂堂正正地与敌人战斗,小朋友,你有些太天真了。”
行挡下一枚冰棱飞镖后,终于是无力再进行躲避,其他两枚冰棱飞镖毫无阻碍地刺进了他的身体,伤口处浮现出一层层冰霜,渗出的血液已经变成紫黑色。
 
    只不过是两枚冰棱飞镖,就已经是让罗恩的战斗力失去大半,被寒气和蛇毒侵蚀的他此时连指骨龙枪都无法握紧!
 
    罗恩痛苦地跌坐在地,有些绝望地摇了摇头。
 
    原本他还指望在风执事出现之后,借助“尼伯龙·根之心”的力量与其同归于尽,为老科特和约书亚他们报仇。但是,这个风执事的谨慎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面对着实力远远弱于他的自己,风执事依然没有丝毫大意……
 
    原本自己以为风执事之前选择慢慢追猎自己是因为自傲,现在想来,可能这只是这位“风执事”的个人爱好吧!
 
    “对不起了,老科特、约书亚、泰玛特、特拉斯还有黑电!我没办法帮你们报仇了……”
 
    罗恩苦笑着,用尽最后的力气从戒指中取出“尼伯龙·根之心”,这枚跳动的巨龙心脏是罗恩最后的杀手锏,原本他准备用这枚心脏与风执事同归于尽的,但现在看来,他只能够用它来为自己释放最后的灿烂了。
 
    “砰——”
 
    尼伯龙·根之心被罗恩强行引爆,在爆炸的气流中,罗恩向着万丈深渊一跃而下。既然无法与风执事同归于尽,那么他便不会这么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